闪电新闻

立即打开

【网络祝年】少了烟火的喧嚣,年味愈加浓

2019-02-21 12:58齐鲁网

网络祝年.jpg

因为禁放令的缘故,今年的春节和元宵节与往年相比,少了几分烟火的喧嚣。

记忆中,小时候每逢春节,家家户户都忙活着包饺子、贴对子、挂灯笼,自然也少不了放鞭炮。从刚过头年腊八,一直到出了正月,爆竹声声噼里啪啦地在耳畔响个不停。大人带着小孩子玩弄着形形色色的烟花爆竹,开门红、冲天炮、擦炮、摔炮、二踢脚、大陀螺、小转盘……数不胜数,大人们玩的开心,小孩子看的也高兴。在那段时间,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浓重的硝烟气息,尤其是元宵节当晚,形式各样的烟花绽放在天际、流淌于云端,争奇斗艳引人注目,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然而,过年虽然是个喜庆的事儿,却也惨剧不断,那时候电视、广播、报纸里每天都会报道出许多因燃放烟花爆竹引起火灾或是导致伤亡的新闻,也有许多老年人因为空气质量太差而突发各种疾病,消防车和救护车的鸣笛声不绝于耳,处处都能见到他们在大街上奔驰——于是禁放令孕育而生。

VCG41N869405018.jpg

期初几年,有一些人视禁放令为一纸空文,认为“放鞭炮是老传统,禁是禁不住的”,干脆就违反禁令偷偷燃放烟花爆竹,与执法人员玩起“捉迷藏”,但事实证明“出头鸟”当不得后也便安稳了下来。与往年相比,今年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的火灾和伤亡事故的新闻骤降,消防队员和医生们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其实,松了一口气的并非只有消防员和医生们,还有许多因过节而提心吊胆的各行各业的幕后工作者,比如清洁工人、比如气象监测人员、也比如铁路工作者。铁路所在辖区周围农田较多,秋收之后为了不妨碍耕种,村民们习惯把秸秆堆积在铁路保护区内,等到来年开春再收拾。但恰恰是这段时间,天干物燥,秸秆遇火就着,而春节和元宵节正是火灾的频发时段。笔者亲身经历,某大年三十晚6点半出发救火,火险一处接着一处,火星引燃枯草后迅速蔓延,一烧一大片,且乡间路窄,消防车开不进来,为了不影响列车正常运行,笔者和同事们只能扛着消防铲、灭火器,拼命扑救,望着满天飘飘荡荡而又摇摇欲坠的“孔明灯”,我们欲哭无泪。等到回程时已经凌晨4点,回到单位后再照照镜子,脸已经被熏得黢黑,头发眉毛也被烤的打了卷,辛酸苦楚不必自说。

VCG41N931632178.jpg

禁令一年严过一年,人们的自觉性也一年高过一年,今年春节守岁,12点钟声响起之时,整座城市静悄悄。大年初一,虽仍是寒风凛冽,但我们不必因为到处在放鞭炮而躲躲闪闪,也不必担心走着走着突然窜出来一个“熊孩子”朝你脚下扔鞭炮,更不必懊恼室外空气太过污浊而不敢带孩子走亲访友。大伙儿脸上的喜庆劲儿丝毫没有因为不让燃放烟花爆竹而艴然不悦,小孩子们仍旧热热闹闹,成年人仍旧喜笑颜开,年长者仍旧精神矍铄,新年贺喜的话儿越来越别出心裁,掏出的红包越来越鼓鼓囊囊,桌上的菜肴越来越美味可口。

正月十五,花灯也一年胜似一年绚丽,带着孩子逛逛灯展、看看花灯、猜猜灯谜,年味儿丝毫不减。禁放烟花爆竹,禁出了满满的安全感、浓厚的人情味儿。如此一般,不给别人惹事儿,不给自己添麻烦,文明过节,过文明节,岂不美哉?(文/严路)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编辑:韩薇、曹晗]

暂无评论 抢个沙发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