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祥成:全面小康幸福多 理响声声传中国

中国政前方

 

微信图片_20200107102905.jpg

编者按:大型融媒体理论节目《理响中国》开播已两年余。一路走来,在省委宣传部、省委讲师团、山东广播电视台以及哲社马院学界各方专家的指导关怀下,节目为宣传贯彻好党的最新理论研究和实践成果做出了一些努力,在齐鲁大地上,厚植理论之花,让党的理论“飞入寻常百姓家”。为让大家悉心创造的研习成果,能够给更多观者赋能获益,也使得《理响中国》这一理论宣传普及品牌成为更多专家学者展现理论研究成果,交流理论通俗化大众化心得的重要平台,《理响笔记》遂得以推出。党的理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理响中国》虽极尽融媒编创之力,却总感学问之精深,非思辨之不达,非三省之不达,非系民之不达。因此在这里,请各位业界专家对我们节目多多指正,并以此为念,谈一谈对党的理论和实践成果的心得感悟,领域不限。《理响笔记》专栏设在国家重点新闻网站齐鲁网和闪电新闻客户端,希望这里成为权威、前沿、通俗、高端的理论沃土。

微信图片_20200122092852_副本.jpg

樊祥成

新年伊始,本人有幸参与了《理响中国》特别策划——“小康之年话小康”系列第一期《小康究竟啥滋味》的录制。在录制节目的前前后后,耳闻目睹了临沂分出城乡的两个社区——兰陵代村和罗庄幸福小镇在全面小康路上的发展成绩,感触良多。结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谈点自己的认识。

第一,本期《理响中国》在节目形式上有所创新,把演播室搬到了农村,更接地气,更聚人气;在节目内容上聚焦全面小康社会的城乡居民生活,紧贴理论热点,回应群众关切。

理响3.png

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三点需要明确:

一是如何理解小康。小康是我们国家描述经济社会发展或者说现代化的一个特有的术语。小康一词最早出自《诗经·大雅·民劳》“民亦劳止,汔可小康”,这句话的意思是“老百姓生活太苦了,也该得到些安乐了”,“小康”一词,原本是指生活比较安定的意思。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邓小平同志借用“小康社会”一词向外国领导人解释中国人对现代化这一概念的认识和理解,后来建设小康社会就成为我们党和国家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战略目标,并提出了路线图和时间表。

二是如何理解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一个阶段性目标。党的十三大概括了我国经济建设三步走的总体战略部署:第一步是1981年到1990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第二步是1991年到二十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再增长一倍,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第三步是到二十一世纪中叶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基本实现现代化,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

三步走的战略目标中前两步都已如期实现。第一步实现温饱的目标,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已基本实现;第二步的目标小康,在1997年我国就实现了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两番的目标。又经过5年的快速发展,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这两项小康社会的基本指标都已大幅超过预期目标,因此,2002年党的十六大作出“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的判断。但同时我们也认识到当时的小康是低水平、不全面、发展不平衡的小康。因此,党的十六大提出了到建党一百周年时建设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的任务,2007年党的十七大又把全面建设小康调整为全面建成小康,此后到建党一百周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就正式确立下来。2017年,党的十九大又把第三步的战略目标做了调整,也相应设计了新的路线图和时间表,第三步走战略又分成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第二阶段是从二〇三五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三是如何衡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小康社会的指标体系,十六大前后学术界研究的比较多,有多种版本,包含的具体指标也不尽相同。近年来,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研究还在深入,但是基本上不再纠结于具体的衡量指标了。我想这是因为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成就已经做出了最好的回应。2018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700多美元,高于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人均预期寿命达到77岁;恩格尔系数降至28.4%,城乡收入比2.69:1。总体来看,我国全面小康社会建设已经达到了较高水准。

当然,小康的成色如何,最终还是要咱们老百姓自己来判断。就像习总书记说的那样,时代是出卷人,党员干部是答卷人,老百姓才是阅卷人。

理响2.png

二是作为我省首档理论解读、宣传节目,《理响中国》节目组结合理论主题在节目参与者的选择上很用心、很走心。

临沂市兰陵县卞庄街道代村是全省乡村振兴示范村。代村利用毗邻县城的区位优势,高标准建设了代村商贸城,发展起物流、餐饮、家政等现代服务业和相关配套产业,投资建设了全省首家国家农业公园,使代村从一个负债380多万的落后村,发展成为全村各业产值近30亿元、村集体可支配收入1.3亿元、村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近7万元的乡村振兴示范村。富裕起来的代村在民生事业方面提出了更高标准,制定了“幼有早育、学有优教、劳有所得、病有良医、老有所养、住有宜居、弱有帮扶”目标,用实际行动为全省农村地区全面建成小康树立了标杆。

代村民生事业的这些目标,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十九大报告所提出民生目标“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从字里行间,我们能明显感受到代村确定的目标较之十九大提出目标,有提升,有改进,有创新。代村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道路上已经走在前列,而这正是其他村庄将来追赶的方向。虽然代村具体的发展道路不能照搬照抄,但是它做大做强乡村产业的思路、勇于创新敢于争先的精神对其他村庄具有很强的示范作用。

当然,我们的社会发展还要追求更高的目标,就像《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所提出的民生幸福标杆,就是实现“幼有善育、学有优教、劳有厚得、病有良医、老有颐养、住有宜居、弱有众扶。”这是我们在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中所要实现的目标。

QQ图片20200122095118.png

罗庄区幸福小镇社区也很有代表性。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对精神文明建设和社会治理的要求都是一致的。客观来说,农村精神文明建设似乎比城市更容易一些,因为农村是熟人社会,重人情,尊习俗,居民更容易组织起来,工作更好做。城市社区居住的大部分都是陌生人,年轻人工作繁忙,连业主委员会都很难组织起来,更别提开展集体性的活动。幸福小镇社区充分发挥“新时代文明实践站”的作用,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实现了“五个有”:有平台(四个广场、六个场馆、幸福大学、幸福人生大讲堂)有载体(八支志愿团队、八支文体队)有机制(14688工作体系)有目标(三大目标)有成效(打造了“幸福生活模式”)。幸福小镇社区工作者把社区居民发动起来,组织起来,凝聚起来,让先进文化占领社区居民的思想阵地,让居民在社会交往中自我管理自我约束,居民的怨气少了、心气顺了,幸福感、获得感自然就提高了。

在社区治理上,幸福小镇社区通过百家宴、志愿者、善德卡、升旗仪式等举措,提高了社会治理能力,对改善社区治理很有成效。从理论上讲,社区治理要达到善治,一条根本的途径可能是在社区中构建一种现代型熟人社会。这种熟人社会不同于农村传统的基于血缘的熟人社会。它是基于社区交往建立起来的熟人社会。这就需要一是要有人牵头管理社区的事务,这里可能不仅仅是要组织业主委员会,还要加强社区工作人才建设,吸引优秀人才投身社区基层工作;二是搭建各种线上线下的社区交往平台;三是就像幸福小镇一样,组织各类活动,涵养良好的社区交往氛围,构建和谐邻里关系。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代村和幸福小镇以自己的发展故事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做出最好的诠释。发现榜样,解读榜样,传播榜样,相信通过一批像《理响中国》这样的理论节目的努力,我们党的理论会更加贴近实践、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作者单位:山东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 樊祥成)

编辑:杨本敬、蒋玮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