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大迁建》导演手记|袁敬宇:抬头的星光、低头的泪水以及心头的补丁

闪电热点

文/《大迁建》第三集《建》导演袁敬宇 

半步蹒跚一步颠,几笔起落赋等闲。

落霞卷火走归雁,清泉点滴流华年。

单骑寻踪莺飞甸,饮尽三尺迷情涧。

铁甲弃案抚古卷,跬步万里笑诗仙。

时间:2020年4月8日

地点:菏泽市东明县沙窝镇2号村台

临近午夜,东明县沙窝镇2号村台施工现场,热火朝天,干劲十足。架在巨型塔吊上的几盏高色温灯,把施工区域照射成白茫茫一片。沙窝2号村台距离黄河不远,倒春寒凌冽的寒风冰冷刺骨,沁人心肺。瓦工队队长何亮,正同工友们推着装满红砖的手推车,在工地上穿梭不停。摄影师殷伦带领摄影团队,手持着摄影机,时刻记录着施工队的工作进程。此刻,两个团队:施工团队与摄制团队,已经融合在一起,生成出一幅滚烫鲜活的工作画卷。

为了真实记录村台建设者的工作和生活,我们摄制团队已经连续跟拍了5个昼夜,身体透支以达极限。为了拍摄到鲜活感人的故事,摄制组达成一致共识:客观记录,拒绝摆拍。当制定下这个创作方案和拍摄方向时,我们深知选择了一条最为艰难,也最为冒险的创作道路。一切从记录和人物出发,一切遵从现实和故事的发展路径,一切拍摄结果又都是未知数。当我们按动摄影机按钮的那一刻,真实律动的建设故事和生机勃勃的现场人物,又时刻震撼并感动着我们。面对困境,我们只能迎难而上,别无选择。

经过连续几天,吃住在工地上的高强度拍摄,摄制团队已经同施工团队情同兄弟:一起开工,一起收工,一起工作,一起生活。拍摄之初,性格内向,腼腆少言的何亮,如今面对镜头为我们一次次打开了话匣子。沙窝2号村台项目经理申玉臣,是个大“活宝”。在拍摄现场,他经常同我们开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调节工作气氛。眼看着用镜头刻画的人物日渐鲜活,用影像诠释的故事逐步丰满,我当初焦灼无助的内心,也慢慢变得平和起来。

凌晨1点,摄制组在工地宿舍,完成何亮同妻子视频连线的拍摄任务后,我们开始步行返回东明县黄河滩区居民迁建指挥部。那一刻,持续多日的雾霾天气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天空通透清澈,云层散淡,繁星点点。风吹在脸上,落在身上,少了阴湿干冷,多了妩媚温柔。摄制组一行人在工地路灯的照耀下,拉出了长长的身影,影子在泥泞荆棘的土路上,舞动跳跃。望着漫天璀璨星光,我更加笃定了心中的信念:我们正在做一件正确且有价值的事情。

风物长宜放眼量,出水才看两腿泥。我回想起这个项目从制定拍摄方案,到调研讨论,再到开机拍摄时的磕磕绊绊,一路走来的艰辛与不易,正如同脚下行进的道路:坎坷泥泞,但我们依旧步履不停。

抬头漫天星光,胸膛热血不凉。

时间:2020年5月6日

地点:菏泽市东明县沙窝镇3号村台

在这次拍摄任务中,我觉得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是沙窝镇3号村台县级副指挥长翟联宾。说他硬,他是真硬,他是铮铮铁骨的硬汉。2017年沙窝镇3号村台项目启动之初,年近60岁的翟联宾,把家“安”在了施工现场,面对黄河喊出了“村台不建成,我不退休”的心里话。从调地到抽沙,再到村台沉降,村台施工中的每一道坎儿,每一次抉择,他都历历在目,如数家珍。可是,老翟最怕的就是“上镜头”,一旦面对摄影机,老翟的嘴就变得不利索了。这可咋办?真把我愁坏了。

其实,我在这次拍摄中面对的难题,是方方面面的。首先第一步,需要克服的是语言关。我是土生土长的济南人,有着20年的采访经历,齐鲁大地上的方言应对起来不成问题。可是在这次拍摄中,不成问题的问题却成了大问题。我第一次参加拍摄调研会时,同东明县涉及村台建设的乡镇宣传委员们展开讨论,当时就傻了眼。与会人员浓重的乡音方言,我大部分听不懂,仿佛在听天书。这可咋办?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学习东明话,不然无法继续开展工作。经过同当地老乡学习交流,我从一开始对东明方言大部分听不懂,到后来基本能说一口相对准确的东明话,能同村民畅快地交流,也算是面对此次拍摄任务,迈出了宝贵的第一步。

作为村台建设的全程参与者,翟联宾面对的困境和艰辛,要比我多得多。翟联宾同指挥长李革新同志一起,深入扎实开展群众工作,为群众解疑答惑,创造了9天完成高堌村整村搬迁的奇迹。同时,高堌村村民自发为迁建指挥部的同志,送来了一面锦旗、两桶花生油和半扇猪肉,表示慰问。

鲜活的人物和扎实的故事,以及真实的现场,一切都很完美。但是,怎样让老翟接受采访,让他把心里话,面对摄影机说出来,是对老翟的考验,更是对我采访技巧的检阅。经过几天的相处,我对翟联宾的性格和脾气,基本摸清楚了。对他的人物故事和工作经历,也烂熟于胸。经过反复思考,我决定开机采访。我先从拉家常开始,然后慢慢引导他,看似随意的问题,其实都有针对性和目的性。开机拍摄不到二十分钟,这位出名的硬汉,面对摄影机镜头,流下了真诚的眼泪。

闭门造车易,出门合辙难。每次我拿着坐在办公桌前,经过多次修改的导演阐述和拍摄方案,面对采访对象和拍摄人物时,都需要做出调整和大篇幅补充。在经过实地调研和入户采风后,大量的汇报材料和理论数据,也顿时显得苍白无力。我的采访技巧和摄制经验,也是在一次次的实地拍摄中,不断磨练提高的。在这次拍摄任务中,我用真心和真情同采访对象交流,先后让翟联宾、樊铁创、许登其、李留勤、季士峰、张继争、周萍萍、许琳琳等多名同志,面对镜头,留下了滚烫的泪水。

低头满眼泪水,落笔句句真情。

时间:2020年12月7日

地点:山东广播电视台剪辑机房

深夜十点钟,剪辑机房里灯火通明。我正同剪辑师刘彬为了一个镜头的取舍,争吵得面红耳赤。因为夜深人静,更显得我俩的声音异常高亢。11月份剪辑工作开始,我“入住”机房:茶杯、拖鞋、牙刷、毛巾成为“常驻”标配;每晚的争论和较真,成为工作常态。对待每一个镜头运用,都融入心血和热情,用严谨审慎的“绣花”功夫,完成最后一道关口的影像创作,是我们共同的理念和追求。

时光回溯到一个半月前,我的文稿从初稿完成,到最后定稿共修改了近20稿,这里面有我的心血,也获取了总导演陈琛的智慧。在整个创作过程中“精益求精、不舍昼夜”的精神,在我们创作团队的每一位成员身上,都有着完美展现。为了一句话、一段词组,一个文字,找到最精准的表述,我们反复打磨,多次商讨。我们对文稿的完成目标是:做到榫卯结构,严丝合缝,经得起推敲。

纪录片影像创作是综合艺术,每一道工序都不可或缺,都需要认真对待。因为需要客观真实记录,本集拍摄了6个多T的影像素材。对于我来说,前期拍摄素材量之大,这在以往的创作道路上也是前所未有的。在前期拍摄过程中,我整理了40多天的拍摄场记,仅梳理粗剪如此庞大的影像素材,就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正是由于前期拍摄工作的扎实和严谨,才为后期时间紧张的剪辑工作,赢得了弥足珍贵的创作空间。

我作为分集导演,对待每一个选题,对待每一次创作,都要完成一次全新的尝试。拍摄每一部影片,都当作是挑战自己,远离舒适安全区的追梦之旅。把自己的热情和激情,全部投入到工作中,是无比幸福和振奋人心的。严格把控创作的每一个环节,不留瑕疵和遗憾,是为了时隔多年,回看自己完成的作品时,心里没有“补丁”。这是创作者对自己负责,更是对作品应该肩负的担当使命。

以上三个工作场景,三段工作随笔,是我在完成此次拍摄任务过程中,三次微不足道的文字梳理和总结:它代表了三段时空、三个维度,三次成长。祝愿自己在今后的创作道路上,能够时常脚下沾泥土、抬头见星光、低头噙泪水,心头少“补丁”。

三年时光,从《筑梦之路》到《主人翁 逐梦路》,再到《大迁建》,我有幸作为分集导演,独立完成了三部作品。这三部作品,是我交给自己、交给山东广电,更是交给这个伟大时代的影像作业。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编辑:董迪 董晓爽 黄鹏伟

热门评论

182*****989

2020-12-31

大写的“情怀”,大山东威武👍🏻

流浪的情种53620565

2020-12-31

“太棒了!”

用户4911705583448

2020-12-31

抬头是一种自信,低头是一种勇气

用户R34qilesph

2020-12-30

1集拍6个T,摄像累不累先不说,针对性更强,特点更突出,在尊重现实的基础上设计一下,会不会更好……大,不代表精,细。多指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