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新闻

立即打开

汕头一房管所发生塌方式腐败:在职员工59人22人涉案

2018-04-24 08:08南方网

微信图片_20180424081220.jpg

在房屋管理局的文件中,这堵残墙是一栋两居室的房子,前后花费1万多元进行了3次修缮。南方日报记者沈丛升摄

汕头市金平房管所大楼沿河而设,从大门入,迎面悬挂着“为人民服务”,站在大厅向左望去,赫然是“公正廉洁”四个大字。虽然大楼已经有一定年限,但在周围老旧房屋的衬托下,仍显得整洁、威严、坚固。

2017年5月的最后一天,一封从省里寄来的函件,打破了这栋大楼的宁静。

一双双警惕的眼睛开始了锐利的搜索,一次次缜密的行动不断展开……真相被抽丝剥茧般揭开后,事实果如汕头市纪委领导层一开始给出的办案方向:“对审计函提出的问题要仔细研究,线索深挖,此案可能存在串案、窝案的问题”。

汕头金平房管所在职员工59人,涉案人员为22人。从2017年5月31日至2018年2月8日,超过240个日夜,调查人员调查出金平房管所伪造资料套取政府专项维修资金事件,涉案金额超过237万元。这栋大楼里的贪腐团伙最终土崩瓦解,这也是汕头市监察委员会成立后办结的首宗案件。

第一堵墙

这堵墙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墙角连个老鼠洞都没有。而在记录中,它是一套两居室,此前多次花费财政资金进行了修缮

2017年7月23日,根据一位阿婆断断续续的回忆,办案人员小郭“九转十八弯”方来到一个线索地点。“这堵墙就是火车街69号?不说是一套两居室吗?”小郭看着面前这堵还能看出是墙的东西,在记录本上重重划下了一笔。

房屋实际与台账登记情况对不上的事,在这个月的走访中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不仅如此,修缮的项目与实际也存在严重不符:说是“重修厕所”,到住户处一问,却发现一年来连个“天花板”都没有刷过。

小郭他们,正为这宗涉腐案伤脑筋。

一个多月前,省纪委案管室传来一份函件指出,省审计厅在对汕头市金平房管所2016年公租房、直管公房零星修缮工程的审计过程中,发现该所存在涉嫌伪造资料套取维修资金的问题。

金平房管所主要承担金平辖区内直管公房、廉租住房、公共租赁住房、信托房、代管房、侨房租赁等管理与维修养护以及危房的加固排险改造工作,工作极为琐碎,账目也很容易被做手脚。

函件提供的信息不多,一系列的问题还待查证——是谁伪造资料?资料是怎么伪造的?这笔资金又是怎么被套取的?涉案范围有多大?

“一筹莫展,当时感觉十分迷茫。”小郭说。

“调查组决定针对审计函提出的问题,通过入户调查来发现规律,找到案件突破口!”

入户调查不难,但非常辛苦,尤其是在线索不明的情况下。审计清单上的地址夹杂着新门牌号和旧门牌号,对不上门牌号是家常便饭。还有的公房深藏在巷子最角落的拐角处,有的则是一整栋楼房中的某几层,面积很小,极难被发现。

办案人员怀疑,这是因为房管局的人在资料中故意使用旧门牌号,以增加调查的难度。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的怀疑是对的。

后来,办案人员发现一个规律,找到上年纪的街坊才能勉强找到旧门牌地址,这些都是年轻一代不知道的。

经过整整65天的努力,办案人员艰难地取得了进展。他们发现,维修项目的房屋实际与记录的情况相差十万八千里。在核实维修项目地址的时候,像前文所述找到剩下一面残缺的断墙的情况都存在。

随着调查的深入,办案人员在核对表格的时候,发现记录的公房维修内容漏洞百出。有的房屋根本没有修缮,有的出现同一个地方在短时间内进行了多次相同项目的维修。结算书是分次结算的,并非一次性报价,同样的维修项目出现多次报价相同,每一个数据连一分一毫都不差,维修价格记录出奇一致。

调查组不断扩大办案涉及范围,从2016年继续往前推算,查找的范围越来越大,发现的问题也越来越多,调查组开始约谈金平房管所和工程项目有关人员。

第二堵“墙”

所有被约谈人员口径异常一致,均拒不承认该所存在在公租房零星修缮工程中造假、以套取财政资金的事实

没人承认自己有问题,尤其是线索还没成为证据的时候。送走了最后一个约谈对象李某,听着他离开时带动的沉闷关门声,小郭觉得自己又遇到了一堵墙。

金平房管所的部分职能是负责辖区内公租房和直管公房的日常修缮工程,具体实施是先通过公开招投标形式确定该所辖区内房屋零星维修年度承包商,由中标承包商负责该项目的施工维修。从2013年起,中标承包商就是邱某、沈某等人所在的汕头某建筑公司。该项目工程款的拨付,也就是所谓的公共租赁住房维护费,都是由金平房管所对已实施的修缮工程进行审批结算后,上报该市财政局批准,再将工程款拨付给承包商。

针对上述情况,调查组先后约谈了邱某、沈某、胡某以及金平房管所所长蔡某、副所长赵某,具体负责公租房、直管公房修缮工程审批的该所工程股股长陈某、副股长李某等人。

面对纪检监察人员的调查,所有被约谈人员均拒不承认该所存在在公租房零星修缮工程中造假、以套取财政资金的事实。

此时,一个看似严谨但是荒唐的“借口”被他们出乎意料地一致供出——“伪造42套结算书套取财政资金8万元用于支付施工队抢险救灾的劳务费。”

调查组人员通过对逻辑性进行多次研判,并仔细研究房管所与中标承包商签订的合同,合同中条款已经写明劳务费包工。“也就是说,劳务费这个说法是不合理的,也是该所为了迎合调查编造的说法。”办案人员小杨说。

调查组郁闷就郁闷在这里——明明知道结算书是假的,却不知道真假如何辨认;明明知道约谈对象在避重就轻,但此时还抓不到证据。

“他们一口咬定只有42套结算书作假,我们便扩大外围调查范围加大力度,深挖案件,推翻他们的口径。不断提供新的证据,并要他们进行解释,解释不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慌了。”小杨回忆。

汕头市纪委领导层研判认为,相关人员虚假口径异常一致且与前期外调情况严重不符的情况表明,该案涉案人员之间存在攻守同盟的约定。很快,汕头市纪委作出研判涉案对象心理现场的决定——通过模拟涉案人员的犯罪心理,来选择最佳的策略,选准对象,集中力量,进行强势压力传导,攻破这道竖起来的心理“围墙”。

首次突破

在整一条利益链里,有两个人处于弱势一方:李某以及施工队沈某。他们所处的地位最低,权力最小,得到的利益也最少,但又是负责大量的具体实施工作

“分析金平房管所的权力架构,我们发现,最强势的当属所长蔡某,他说一不二,而且只和分管该所工程股的副所长赵某交好,其他人都没有机会接触到他。”小杨说,调查组随之将蔡某列为“头号硬骨头”。

调查组发现,蔡某在2013年8月开始担任该所的一把手,2014年1月,经过蔡某提拔,赵某任汕头市金平房管所副所长,于是赵某对蔡某言听计从。此外还有另一层隐形的关系也渐渐明朗——赵某是工程股副股长李某的“师父”,李某一般也听从赵某的话。

而施工队邱某、沈某等人在承接该所辖区内公租房、直管公房修缮工程的过程中,在质量审核、工程款拨付等方面,均需取得蔡某、赵某等人的支持,对于蔡某提出的要求,一般都尽量满足。

“短期内要从蔡某身上取得直接突破是较困难的,这个时候就需要使用迂回策略了。”汕头市纪委调查组通过研判发现,在整条利益链里,有两个人处于利益链弱势一方。李某以及施工队沈某在整个虚构工程项目套取财政资金的过程中,所处的地位最低,权力最小,得到的利益也最少,但又是负责大量的具体实施工作,盲从心理严重。

这个较大的反差引起调查组关注,调查组决定集中调查力量在这两人身上寻找突破口。

“压力的传导集中在点对点的传导,摸清楚亲信和外围如何配合后,便抓住对方的矛盾点强攻不放。”小杨回忆,当日调查组成员加大对李某的谈话力度,从早上8点上班开始,持续到晚上11点,在规定范围内,将与李某的谈话力度火候加到最大。

李某在政策的教育和思想工作的感化下欲言又止。

8月24日,调查继续。小杨一行又一次一上班就到李某的房间,借阅查看相关的资料和记录。然后又召集7个主要涉案人员,在汕头市金平房管所开会,不断做思想工作,讲明利弊。

对于案件关键人物李某来说,过去的半年多,他一直在日夜煎熬中度过。提起去年8月,李某更是掩饰不住痛苦:“饭也吃不好,大段大段失眠,那个时候我连环卫工人每天凌晨几点在扫大街的声音都能听到,根本睡不着。”

“那天小杨等办案人员到所里开会,我就已经开始动摇了,他们重点谈到和组织坦白,帮助案件侦办的重要性。开完会我就已经有跟大家说不如坦白吧。无奈,当时我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认同。大家都以为可以逃过法网。”李某说。

在说出真相前一夜特别漫长而痛苦。

李某回忆,“夜里没有一刻眼睛是闭着的,头脑里只有一个声音,我要说出真相。我和妻子坦诚了这件事,她也十分支持我,希望我跟组织坦白一切。”

第二天一大早,7点多,李某打电话给专案组,说有情况要交代。

腐败“玄机”

公租房(直管公房)是否需要维修,是否有真正予以维修在流程上无从考证,都是施工承包商和该所相关人员说了算

迷茫了3个月的案件,在层层乌云里透出一丝微光。李某作为涉案关键人物,交代了一直困惑着调查组的疑点——“真假”结算书,“玄机”逐渐浮出水面。

1983年就进入房管系统工作的蔡某对业务相当熟悉,他发现看似严密的审批流程,实际操作中可以进行流程再造,钻制度的空子:按照正常的房屋修缮工程项目报批流程,房管所各管理处接到辖区内租户的维修诉求后,报该所工程股,该工程股再通知施工承包商对相应公租房(直管公房)予以修缮并对项目予以预结算,经该所工程股初核后,报修缮项目所在辖区管理处负责人复核确认,再经该所分管修缮项目所在辖区管理处的副所长以及分管工程股的副所长审核,最后经该所所长蔡某审批同意上报市财政局批准后,将工程款拨付给施工承包商。

但是,整个流程中,没有租户提出维修需求的签名确认,在维修完成后,也没有租户对维修结果的签名确认。公租房(直管公房)是否需要维修,是否有真正予以维修在流程上无从考证,都是施工承包商和该所相关人员说了算。这个漏洞就成为不法分子敛财的“百宝袋”。他们通过将审批流程进一步简化,直接跳过修缮项目所在辖区管理处负责人复核确认这一步骤。

调查组突破了李某以后,办案速度快了起来。李某坦言,“每年的年底或者是过节前,有几批次的报销单非常多,报销量比较大,趁着那些整批报批资料比较多的时间节点,我们就会将伪造的资料和真的资料夹杂在一起,向汕头市财政局申报资金。”

2017年9月1日,第二号关键人物沈某心理防线崩塌。

在整个链条中,沈某处于工程的落实方,是提取修缮金作为现金的最关键人物。在沈某等人看来,蔡某通过赵某授意李某提供地址,再由沈某按地址虚构结算书,从低于5000元的项目中一点一点套取修缮金,这种方法可以掩人耳目。

沈某还主动联系该所各管理处的负责人,暗示他们可以套取财政资金或冲抵摊派个人施工费用。渐渐的,部分人真的开始效仿了,他们以自己住宅装修、发管理处人员补贴、慰问领导、私家车年审等理由,提供虚构修缮工程报修单给沈某,套取财政资金或冲抵在沈某处摊派的个人施工费用。蔡、赵以及负责审批的该所工程股等人由于本身存在造假的问题怕被其他人曝光,所以对于这类报修单也没有严格审核,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审批同意。

于是,腐败蔓延开来。经统计,该所有7个管理处共17人通过上述方式套取财政资金13.3万元。

“与李某、沈某的谈话还在继续,另一边,我们找到了沈某的儿子。”小杨回忆。

沈某的儿子是帮忙做结算材料的关键人物,当调查组找到他时,其态度转变非常快,没有对抗,而是想方设法提供证据帮其父减轻罪责。“资金流向的年度报表,一开始是存储在电脑里,后来父亲让我删掉记录,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偷偷保留了2016年的情况。”他说。

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2017年9月中旬,原本虽然有交代但还心存侥幸的李某也终于将最关键的“账簿”亮出来了。

“‘双开’是什么意思?”

蔡某被“双开”和提起公诉,他却问“‘双开’是什么意思?我是不是以后就不能回去房管所上班了?”

这个案件最关键的人物——金平房管所所长蔡某和副所长赵某,此时仍然不肯低头。

2017年11月1日,“11.1专案组”正式宣布成立。当天,汕头纪委作出对赵某“两规”的决定。被“两规”的赵某当天就接受专案组的谈话,但对每个问题都只回复一个字“嗯”或“没”,未交待半点案件情况。他甚至向执法人员问“两规”的具体含义。

11月4日,专案组再次到所里召开第三次会议。这次会议除进一步进行形势利弊分析以及政策宣讲外,还敦促有关人员向组织说清问题。会后,该所共有5人到专案组说清问题并退款12.82万元。至此,该案涉案人员除蔡某、赵某外的其他人员均已全部交代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蔡、赵两人被完全孤立。

后来蔡某描述在组织调查期间因腰伤住院的那段日子,不由自主地感慨:“我躺在医院里,单位今天来汇报说谁谁谁主动去向组织交代问题,明天又告诉我谁谁谁已经向组织退款,每天都有这些消息传来,我自己感觉真的是在医院躺着也难受,去单位上班也难受,主动向组织交代又缺乏决心,不说吧又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怎么样的处理。”

赵某的“防线”在11月2日,也就是“两规”后的第二天渐渐崩溃,他开始在专案组成员的讯问下,一点一点说出事情的缘由和真相,向组织坦白了自己犯下的错误。

2018年1月17日,汕头市监察委员会成立。调查工作进一步加速。

2018年1月24日,专案组一行来到金平房管所9楼会议室,很快就发现了任务目标蔡某的身影——他正在和两个所领导开会。小杨一行走了进去,出示了谈话通知书,并让蔡某跟他们到谈话室去。

蔡某就此走出了房管所。他根本没有想到,就在那一天,他成为了全省监委系统被留置的第一个对象。

被留置的第二天,蔡某承认了他贪污腐败的事实。

2月8日,在蔡某被留置的第15天,他同时接到三个“重磅”消息——组织对他作出“双开”的决定,同时对其解除留置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这意味着,蔡某成为全省首宗监委系统查结移送公诉的第一个人。

“‘双开’是什么意思?我是不是以后就都不能回去房管所上班了?”在被提起公诉前,蔡某仍然不知道他犯下的错误有多么严重。

焦点

腐败的结局

该案汕头市金平房管所涉及人员22名,其中正科级干部1名,副科级干部3名,股级干部9名,其他人员9名,其中该所所长蔡某、副所长赵某因涉嫌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另有7名人员受到党政纪处分,3名人员被予以诫勉谈话,其他10名人员被予以批评教育。

相关

待转隶检察官加入监委专案组

汕头市监察委员会成立后,全要素运用谈话、讯问、询问、查询、留置等调查措施,坚持慎用、用准、用好的原则,就各项措施的审批权限、工作流程和方式方法重点研究,确保各项措施适用有规可依、有章可循、准确适用,在“11.1”专案中,合理运用除“冻结”之外的11项调查措施,为取证工作顺利开展奠定良好基础,促进监委履职有力有效,使改革真正达到“1+1>2”的预期效果。

小杨介绍,在办理“11.1”专案的过程中,针对首次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经验不足、检察人员尚未转隶的情况,汕头市纪委商请汕头市检察院选派2名经验丰富、待转隶的检察官加入专案组,提前介入案件。专案组办案过程中针对发现工作衔接上的操作“空白点”,迅速与市检察院进行沟通,确立了相关衔接工作机制,顺利完成了案件的移诉和被调查对象的交接工作。

目前,汕头市纪委监委出台《汕头市纪委监委监督执纪监察工作规程(试行)》,详细编制了线索处置、初步核实、立案调查等5个方面的流程图,设计与监察工作措施配套的126种法律文书样式,基本建成一套操作性强的工作运行机制,及时为监委成立后工作顺利运行提供依据和指导,推动案件有序高效办理。这也是为“11.1”专案依据该工作规程,较短时间内完成了立案、调查、审理、移送等一系列法定程序打下基础,整个办案过程有条不紊,效率显著提高。

[编辑:王春令 ]

暂无评论 抢个沙发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