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新闻

立即打开

湛术湛说|这是我的立场

2018-12-01 20:14山东电视体育频道

接受失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况且是决赛中的失利。但,结果摆在这,无论你为此悲伤、懊恼,还是愤恨,你都只能接受。这就是足球,也是生活。

当终场哨响的时候,当国安捧杯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国安在这个夜晚的确比我们做的更好。虽然我们也曾有机会绝杀比赛,但整场比赛下来,对手的进攻质量、战术执行,心态调整都更加有效。比起鲁能在某一个时段内的闪光,国安则是在大多数时间里掌控着比赛。

两场决赛最大的不同,就是奥古斯托的复苏。上一场,受伤之后的奥古斯托跑动和分球的能力明显下降,国安的进攻运转和节奏也随之降低。或许,正是那个相对低频和低效的国安,麻痹了鲁能的神经。以致于在本场比赛中,奥古斯托始终高频率的上下奔跑和穿针引线下,鲁能一直没能适应国安快节奏的压迫式进攻。

显然,这场比赛的国安,或者说这场比赛,与第一回合的决赛完全处在两个层面上。它的节奏和对抗,倒更接近于鲁能联赛客场对阵国安的那场较量。如果鲁能在赛前可以更多的预估到这一点,或许,我们的迎战心态和战术安排都会更加合理。

然而,正如我们在过去这几天所感受到的那样,这场比赛的氛围太过燥热。这份燥热,对于主场作战的鲁能来说不可避免的会带来影响,也会形成压力。反倒是客场作战的国安,会有一个相对平稳的备战环境和心态。所以,从比赛开始到结束,国安都是更加松弛和冷静的一方。

当然,鲁能并非没有机会取胜。最后时刻,把三外援全部调到对方门前,连续高举高打的鲁能也一度追平比分,甚至迎来绝杀的机会。如果再往前看,我们在上半时通过换人,解放王彤以后,两个边路也曾得到改善。上半时的后15分钟,是鲁能本场比赛打的最好的一个阶段。两翼频繁前插,并形成呼应,门前的佩莱可以有效的接到传中,以此又带出了新的机会。鲁能的第一个进球和后续的进攻,正是出现在这个时间段内。

但可惜的是,这种打法和节奏在下半时并没有得到延续。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国安的进攻压制。

如果说第一回合,巴坎布的举起手来,以及奥古斯托的受伤,打乱了国安的节奏和施密特的思路。那么,本场比赛,施密特的战术则非常明确且坚决。防守端尽全力干扰和限制佩莱的第一点接球,进攻端始终压制和冲击鲁能的中路。更直接的说,他们盯住了鲁能的后腰。因为一旦鲁能的后腰受到牵制,两个边后卫势必要内收进行保护,甚至中后卫也会不时的出来补位。这样一来,鲁能既失去了由守转攻的节奏,更在被动的防守中顾此失彼,频繁的补位错位。其实,国安的第二个进球之前,鲁能的被动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

倘若给这场比赛的复盘找一个可以商榷的点,我想,上半时的那次换人,是否还有比崔鹏更合适的人选。这次换人的意图很明确,上一个防守型的后腰,把王彤解放到边路,攻防节奏由此都得以改善。从上半时来看,这次换人的效果立竿见影。但从下半时来看,随着崔鹏的奔跑和节奏的下降,鲁能的这一调整也逐渐失去了其应有的效用。丢球之前,鲁能的边后卫、中后卫、后腰相继吃牌,已经说明了一定的问题和隐患。当然,这是一种倒叙中的推测,比赛进行当中,对形势的判断和球员的选择上,主教练有着最直观的感受,我们应该有更多的理解和尊重。

同样应该被理解和尊重的,还有这场比赛的结果,以及对待这份结果的理智。

无论输赢,这都是一场比赛。国安的状态更好,进攻能力更强,战术更合理,他们自然更接近胜利。但不要因此去否定鲁能的全部。从比赛的最后时刻来看,胜负就在一线之间。假若鲁能赢了,赛后的种种负面声音还会有吗,又或者,如果鲁能夺冠了,我们还会细致的看待比赛中的问题吗?

五天之前,李霄鹏和他的球队被包裹在赞誉之中,不容否定。五天之后,同样的人和球队又被裹挟在质疑之中,无力辩驳。如果这两种极端的声音出自同一人群,那么,这不是关于足球的讨论,而仅仅只是情绪的宣泄。

走出球场向外望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如果只剩下了情绪的宣泄,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你是否会感到身后的某种悲凉。

足球是生活的一种折射,球场上有输赢,生活中也有强弱。

对待弱者的态度,考量着我们对社会的良知。对待失利的态度,也考量着我们对足球的尊重。

这,就是我的立场。

暂无评论 抢个沙发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