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新闻

立即打开

芙蓉街:别再叫我油腻老街~新街进度条已加载90%

2018-12-15 22:21济南时报

我是芙蓉街,这是我休假的第37天。最近,每天早上,我都在叮叮当的敲石头声中醒来,这声音我喜欢。

讲真,休假的日子真是惬意舒适。不过,这几天店铺装修的电锯声提醒着,我的休假余额已经不足,是时候收收心准备出山了。

此次出山,我也将一改往日面貌,即便我是个老年街,也不喜欢顶着一个“油腻”的标签。娱乐圈明星去油腻靠瘦,我靠整。

十几天后,我就是街圈郑少秋了。跟着摄影记者的照片,看看我这些天都经历了什么吧!

10月19日,明府城管委会办公室、济南明府城管理中心、历下区市政局、历下区交警大队、泉城路街道办事处联合发布公告:

我就要休假疗养了。

当了几十年“红街”的我,早就预感到又要火一把。

事实证明,我没有自作多情。那天本文的作者晚上7点多还守在明府城管理中心等拿到一手改造方案。那天她看到天空中有朵云的形状很像锦鲤,果然她足够好运,采访到了独家。

11月8日零点,我正式“自闭”了。从喧哗回归宁静,一时间还挺不适应。

不适应的还有游客,隔三差五就有人从弯弯绕绕的小巷子里,摸索到通往我的秘密通道,他们来看我,我心里是感激的。隔壁芙蓉巷真相了:“人家是来找美食的”。

我“街生”已经如此艰难,你又何必要拆穿呢。这些年因为满街美食我一路走来,隔三差五遭骂,容易么我”。

三天后,是我休养后的首个周末,我抑郁了。

我不出山,隔壁的隔壁的隔壁——宽厚里成了小吃界霸王。那个周末它多产生了800桶垃圾,800桶!我不想比这个,但是垃圾背后都是流量,嫉妒使我丑陋。

回看此时的我,肚皮还开着,一群工人忙着给我铺新管道。有个工人安慰我说,这个新管道排污力增半。这个安慰很有效,我接受。

11月19日,我的肚皮终于在天冷之前合起来了。

一层厚厚的混凝土包裹着我,暖洋洋的。

10天后,我的热搜体质再度发作——工作人员在我身上发现了一个新泉,关键是恒温18°C,里面还有有小鱼小虾。

天天有人蹲在小泉边上看。

我不会告诉你,其实我早就知道它的存在了。为了它,边上的芙蓉泉屈尊降位跟小泉平起平坐,它俩打通后,水位也一样了,我当然不会告诉你这是连通器原理。

上面这图就是将新泉与芙蓉泉连通的新泉池了!

小泉不会被芙蓉泉淹没,等施工完,游客还能从小泉的位置,看见一串串珍珠般的水泡冒出来。

过几天,泉池周边就要铺上跟街面一样的风格的石板,这就叫老济南style。

过去我跟老朋友泉城路说自己曾经清泉石上流,它总说我吹牛不上税,撒谎不脸红。

12月5日,工人们在新泉往北几十米路西,挖出了古老的水道和古老的绿色石板。

我嘚瑟了好几天,因为这里有可能专门设计一处造景,给过往游客看看,当年的我牛不牛。

这几天,我的青石板装备正在填装,每块石板都几十厘米厚。

我天天做梦,等我复出了,哪天清晨人少的时候,有双高跟鞋采在青石上,我听着哒哒的声音从梦中醒来。

最近,泉城路的石板被车轧得更响了,是时候找它解决一下个人恩怨了,毕竟此前,我们的装备曾经是一样的。

我跟泉城路是塑料兄弟情,但跟北边儿的涌泉胡同是打虎亲兄弟。

我在改头换面,他也在向阳而生。

这不,他不但跟我一起铺上了青石板路,沿街房子立面也有了青石装扮。

看着他,我总想起遥远的那些年:良辰照相馆、中合酱菜园、九龙斋糖葫芦店、韩家锡匠铺……

啰嗦这么多,

最后想学冯巩说一句:

亲爱的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

最近好多店铺重新装修了,

美食还是熟悉的味道,

等你哦!

-------------END-------------


暂无评论 抢个沙发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