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新闻

立即打开

河北反杀案当事女大学生:不反抗 可能被他打死

2019-02-27 13:16 上游新闻

2019年1月18日,上游新闻在全网首发的《追女大学生遭拒,持械闯对方老家遭反杀》引发舆论广泛关注。1月21日,上游新闻刊发《两高关注河北的反杀案,保定政法委指导依法办案》,持续关注该案。

▲小菲曾经幸福的一家人,后排右三是小菲。受访者供图

2018年7月11日,王雷(化名)带着甩棍和水果刀来到小菲老家。肢体冲突中,王雷击伤小菲(化名)腹部,击伤小菲母亲赵印芝手部,击伤小菲父亲王新元胸腹、腿、双臂。随后,小菲用菜刀刀背击打王雷背部,王新元用菜刀劈砍王雷头颈部,王雷倒地后,赵印芝用菜刀劈砍其头颈部。父母和女儿3人合力,王雷死于混乱之中。

2月24日,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公安局做出决定:不追究小菲刑事责任,解除取保候审强制措施,这意味着小菲无罪。

“我相信法律会给出公平的。”2月26日,小菲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说。

解除取保候审后,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上游新闻:2月24日那天发生了什么?

小菲:当天下午,民警给我打来电话,让我过去。这段时间,为了配合民警办案,我经常被叫去公安局。接到电话后,我也没多想就过去了。他们给了我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上面写着去银行领取5000元保证金,还写着“发现不应当追究犯罪嫌疑人责任”。我当时不知道,这意味这什么。

上游新闻:律师说这意味着你无罪。

小菲:拿到文书后,我咨询了律师,律师告诉说,我是自由人了,我是无罪之人。

上游新闻:有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小菲:没有。我是2018年7月11日关进去的,8月18日取保候审。关了我一个多月,我父母还关在看守所里,父母是为了保护我才进去的,我很担心他们。心中的压力和先前一样,还是被很重的石头压着。

上游新闻:你很担心父母。

小菲:嗯,很担心。我妈本来就有胃病,那次冲突中,她手受了伤;我爸被刺了3刀,我腹部右侧被捅了,现在还有一条长约4厘米的疤,有时会隐隐作痛。我会痛,我爸妈肯定也会痛。

▲小菲父亲王新元胸腹、腿、双臂受伤。受访者供图

“不反抗,我们就可能被他打死”

上游新闻:2018年7月11日那晚,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菲:想起那晚的事,我心中始终很恐惧。王雷翻进我家院子,他事先准备好了的,带着甩棍和水果刀。被发现后,我们发生了激烈的肢体冲突。我爸被刺三刀,我中一刀,我妈头部中了一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选择自卫。我用菜刀背打了王雷背部;我爸用木棍、铁锹击打王雷,并用菜刀砍;我妈也用菜刀砍。

上游新闻:冲突很激烈。

小菲:王雷带着凶器来我家,我和父母三个都被他弄伤了。不反抗,我们就可能被他打死。倒地后还砍,真的是怕他起身再次行凶。

王雷为啥带着刀,翻墙进入我家?倒地后,王雷真的不会站起来吗?那种紧急情况下,我父母和我一样是恐惧的,无法作出见他倒地后不砍的决定。

上游新闻:对于那一幕,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小菲:这件事情是我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我后悔认识王雷,他纠缠我不放,这种行为不能理解。

等开学后,想去办休学

上游新闻:案卷表明,在王雷纠缠你的时候,你家人多次报过警。

小菲:对于这个我不想过多评论。王雷纠缠我的行为本应该被制止,民警也联系过王雷父母。

上游新闻:取保候审到解除取保候审,这段时间怎么过的?

小菲:取保候审不久,我回到学校去上学了,但根本学不进去,心里想着父母。我的事情经媒体报道后,别人在议论,总感觉怪怪的。这段时间,我经常被叫去配合调查。现在还没开学,等开学后,我想去办休学,耐心等待父母的结果。

年过得冷冷清清,想哭

上游新闻:这个年怎么过的?

小菲:在亲戚家过的,冷冷清清,过得想哭。原来过年,我爸我妈、我哥我嫂,还有我侄子,一家六口人坐在一起,其乐融融。之前,接受采访时我说过我的愿望,就是我们六口人能在一起过年,这个愿望没有实现。这个事情没有解决,怎么会有年的滋味?

上游新闻:你认为司法机关会怎样认定你父母的行为?

小菲:两种结果,有罪,无罪。如果有罪,我们会根据结果来考虑下一步怎么做。我现在除了等待,只能等待。

上游新闻:听说当时的监控视频恢复了一部分,你认为对认定你父母的行为有帮助吗?

小菲:听说是恢复了一部分。但具体内容是什么,我不知道,也没人告诉我。我希望视频能记录下来当晚的过程,这比我用嘴说有用得多。

我相信法律,会给每个人公平

上游新闻:王雷是家中独子,你有没有想过王雷父母的痛?

小菲:如果我不是当事人,我能理解他父母的痛,老来丧子,这种痛会很痛。可我是当事人。出事以后,我家的顶梁柱在看守所里,我要忍受各种议论,我哥哥无法顾及他的小家。出事之后,家中积蓄掏干了,外债累累。王雷家人想过我的痛吗?

上游新闻:有说法称王雷纠缠你,是因为你欠他钱。

小菲:这是污蔑!我很节省,我没有欠他钱,反而是他找我借过钱。我在发现他对我有意思后,就明确告知他,我和他不可能。是他有执念,不停地纠缠,这种纠缠躲不掉。

上游新闻:王雷爸爸认为,杀人就要偿命。

小菲:我们不是杀人,我们是自卫。当时那种情况下,真的只是想自保。我相信法律给出的最后结果,对双方都是公平的。

上游新闻:你家经济上很困难,你有什么想法?

小菲:我准备趁着休学继续打工,虽然赚不了什么钱,但可以保证自己生活的基本开销,解决跑来跑去的路费。

上游新闻:你现在无罪了,但你被关了一个多月,有想过国家赔偿吗?

小菲:没有,暂时想不到那儿去。

上游新闻:那你在想什么?

小菲:只想父母的事情,尽快有个结果。

上游新闻:还有什么想说的?

小菲:不管这件事情是什么结果,感谢律师,感谢媒体,感谢网友。最想说的是,我相信法律,会给公平的结果。

暂无评论 抢个沙发吧

相关推荐

河北反杀案当事家庭公开信:希望平静生活不被打扰

2019-03-04

河北反杀案进展:涉案女大学生已解除取保候审,不被追究刑责

2019-02-26

获释第二天,“涞源反杀案”当事家庭发了一封公开信

2019-03-06

“涞源反杀案”,检方决定不起诉

2019-03-03

河北涞源反杀案始末 如何厘定正当防卫边界?

2019-02-26

河北涞源反杀案始末 如何厘定正当防卫边界?

2019-02-25

“涞源反杀案”,父母属正当防卫,不起诉!

2019-03-03

河北涞源反杀案焦点问题解读 是否属于故意伤害?

2019-01-26

检方:对“涞源反杀案”女生父母决定不起诉

2019-03-03

检察机关回应“涞源反杀案”:不起诉利于弘扬正气

2019-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