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新闻

立即打开

风靡我国数十年的“假性近视”一说,实则无从考据

2019-02-27 13:16 上观新闻

每逢寒暑假,总有不少家长前往咨询就诊,“我的孩子假性近视可以治好吗?”、“假性近视会变成真性近视吗?”、“真性近视真的治不好吗?”……“假性近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近日,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副院长、知名视光学专家周行涛教授明确澄清:在我国流传半个多世纪的“假性近视”说法,其实是一种谬误。无论国际疾病分类及手术操作编码,还是我国疾病分类与代码标准,均没有“假性近视”一说。医学科学定义,近视就是近视,与其他疾病诊断一样,也从不强调“真性假性”。

“假性近视”一说是如何流传开来的

在我国“假性近视”说法受众相当广泛,不仅大众接受,一部分临床医生也曾在此基础上开展所谓的研究。那么,“假性近视”的说法到底是如何流传开来的?

周行涛解释,“假性近视”是前苏联学者提出,并于上世纪60年代在亚洲传播开来的说法,日本学者最早受其影响。例如,1961年奥田在日本临床眼科杂志发表《硫酸软骨素M治疗假性近视》,1964年高野发表《假性近视的治疗》,同年大冈发表《苯肾上腺素治疗可疑假性近视病例报告》……随着时间的推移,科学的证明,以上论文所涉及的内容经不起推敲,治疗方法也早已被证明无效。根据历史研究显示,日本曾有过近视率下降的阶段,1937年近视率由32%下降至1944年的17%,战后60年代所提及的所谓治疗“假性近视”并未对控制近视率有所帮助。

我国上世纪60-70年代也曾有学者对“假性近视”进行研究,但样本量微乎其微(仅13例),欠缺相关科学性。经过一段时间沉寂,上世纪70年代末国内“假性近视”报告数量增加,及至上世纪80年代,层出不穷的报告指向“假性近视”,同时治疗上包括6542、地巴吐、丹参、新斯的明、维生素K3、麦得林、后马托品、烟酸、新福林、异可利定、樟柳碱等号称具有特效的眼药水,和其他“神器”陆续出现,迷惑了不少近视患儿及家庭。

在专家看来,“假性近视”一说能深入人心,与贴合百姓心理也不无关系。周行涛直言,从假到真、从量变到质变,这样的过渡有心理缓冲,对许多家长可以说是一种安慰。此外,早前近视眼在婚恋、求职、升学乃至特殊岗位等受到制约甚至歧视,这也为伪科学的滋生酝酿了土壤。

衡量近视防控的金标准到底是什么

纵观全球,近视研究领域学者众多,但针对pseudomyopia(国内译为“假性近视”)的研究几乎没有一席之地。周行涛说,其实pseudomyopia是一种现象,即眼调节现象,在正视眼、远视眼、近视眼中都存在,如果科学翻译应称之为“调节性近视”,而非误导观念的“假性近视”。

专家强调,近视是人类视觉器官的光学变化,部分高度近视有眼底等病理变化,近视确实会影响到日常生活,关于近视的诊疗变迁,折射医学的曲折,也有国家和时代的烙印。数据显示,至2050年全球近视将增至47亿人,约占世界人口的近一半,预计到2020年我国近视总人口将达7亿人,近视已呈现低龄化、重度化、发展快、程度深的趋势。

面对青少年儿童近视高发的困境,遵循科学原则,“预防为主、防治结合”不该改变。周行涛尤其强调,一些孩子习惯性眯眼,父母以为是“假性近视”,其实眯眼是儿童近视和散光的早期表现,一旦孩子出现这种情况,最基础的第一步是进行扩瞳验光,只有“扩瞳验光+眼轴长度检测”,方可衡量近视防控是否有效。

专家最后提及,青少年儿童预防近视,还需牢记三条: 1、生活方式干预:多一些户外,每周7小时以上自然光环境下活动。2、光学干预:确有近视的儿童,在规范验光后科学配镜;也可试OK镜。3、药物干预:近视增加过快者,可试低浓度阿托品眼药水。

暂无评论 抢个沙发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