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新闻

立即打开

大数据推算滨州人近年婚姻状况:晚婚成常态 婚姻需经营

2018-05-22 15:36滨州日报

由于“520”、“521”谐音“我爱你”,历年5月20日、21日两天,许多情侣愿意在这样一个甜蜜的日子“领证上岗”,结为夫妻。从往年的统计数据来看,“214”“520”“521”都是准新人们最青睐的日子,在这些特殊日期,全市日办理结婚登记量通常会迎来一个小高峰。

今年“520”恰逢周日,为满足新人在这个寓意美好的日子里登记领证的需求,全市多个县区的婚姻登记处以“为民服务”为宗旨,加班加点“不打烊”,为新人们提供更优质的服务。据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统计,截至5月21日下午4:20,5月20日、21日两天,全市共办理结婚登记583对,分别为104对和479对。

结婚登记处迎来小高峰,提前部署有序应对

“我们预计到5月20日、21日会有一波登记的小高峰,所以做好了应对。尽管‘520’恰逢周末,我们也会加班加点为准新人们服务。”沾化区婚姻登记处主任张真告诉记者。为了确保当天的婚姻登记工作有序进行,沾化区婚姻登记处提前进行部署,制订了应急预案,以保障及时、高效地为情侣们办理婚姻登记。“我们还采取了提前预约以及延长工作时间等做法,确保准新人们都能在当天领证。”登记处负责人介绍。

5月20日,沾化区婚姻登记处提前半小时开始业务办理,并抽调工作人员负责现场秩序维持。“现在有部分市民通过电话进行预约,但我们也只能提供解答市民咨询的服务。由于证件需要现场审核,这一过程要求非常严谨,所以目前还无法达到‘远程受理’的条件。”张真解释道。

截至5月21日下午4:20,5月20日、21日全市结婚登记人数统计

择良辰吉日“扎堆”登记愈发普遍

这些年来,我市年轻群体登记结婚选择的“良辰吉日”也非常鲜明。据统计,近年来全市登记数前十名的日期里,2013年1月4日为近十年登记之最,当天结婚登记量达1345对。2月14日、5月20日、七夕,也是准新人们登记领证的“爆款”,除此之外,10月10日“十全十美日”、11月11日“光棍节”和12月12日“要爱要爱日”,也成为诸多情侣的“脱单”佳期。

“通常,全市每天登记结婚的数量一般在百对左右,但这些特殊日期里往往是平时的数倍甚至十倍。”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工作人员介绍。

近年来结婚登记数量前10名日期

近年来全市结婚登记数量持续下降,全市初婚登记年龄呈增长趋势

2017年,全市共办理结婚登记21135对。其中,滨城区(含高新)3287对、沾化区2013对、惠民县3153对、阳信县2490对、无棣县(含北海)2498对、博兴县2778对、邹平县4086对、滨州经济技术开发区830对。

仅从结婚登记数量上看,近7年我市结婚登记数量持续走低。2011至2017年,全市结婚登记分别为38967对、35786对、31657对、27407对、23193对、22389、21135对。2017年结婚登记数量同比下降5.60%,比2011年减少45.76%。

2011—2017年婚姻登记趋势图

而从近几年的结婚登记分年龄统计来看,结婚的年龄层次也发生了改变。只在短短五年间,“晚婚”这个词已经体现得无比鲜明。2011年,20-24岁登记结婚的人群,占全部结婚人群的63.4%,而在2017年,这个数字锐减到26.35%,不到原先的一半。此消彼长,25-29岁登记结婚的群体,则从2011年占全部结婚人群的23.15%,增长到2017年的40.55%,增长近一倍。

30—34岁结婚登记人员比例,由2011年的4.85%增长到2017年的14.1%,比例有大幅变化。而这种年龄层次的变化,也足以印证滨州正在步入“晚婚社会”。

2011—2017年20-24岁、25-29岁、30-34岁婚姻登记比例趋势

另一组市民政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市2011年至2017年,初婚登记平均年龄分别为24.5、24.7、25.3、26、26.3、26.7、26.7,7年间增长了2岁多。从2013年开始,全市初婚登记年龄已经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其中,男性登记平均年龄从24.6增长到26.8,女性登记平均年龄从24.4增长到26.5。

2011—2017初婚登记平均年龄变化

生活追求改变、结婚成本提高、再婚人群增长等,都是影响结婚登记年龄提高的因素

全市结婚登记年龄逐年提高的原因,也有多个层面: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人们的精神需求也在不断提高。城市男女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不断增加,研究生的门槛变低,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在学业、事业上多一些提升,从而选择推迟结婚的时间;城市生活、工作压力的增大,房价的逐年攀升,让没有经济基础的年轻人无力在刚毕业、刚走上工作岗位就谈婚论嫁;社会的发展也给年轻人结婚设置了更多的“前置条件”,汽车、房子都“缺一不可”,使得结婚成本不断增加,很多打拼阶段的年轻人难以承担。另外,许多年轻人更崇尚自由的生活方式,对过早步入“围城”有排斥心理,从内心里拒绝过早地被婚姻束缚。

更值得一提的是,“再婚”人群也是影响结婚登记年龄增长的重要因素。以2017年为例,我市再婚人数高达13972人,占登记总人数的33.05%,已占相当大的比例。

2011-2017年初婚和再婚人数对比

在所有再婚人群中,25-29岁的约占17.1%,30-34岁的约占27.8%,35-39岁的约占21.9%,40-49岁的约占24.05%。据数据统计,2017年我市初婚平均年龄为26.7岁,而再婚平均年龄为36.9岁。再婚人群由于年龄普遍较大,从一定程度上拉高了全市平均结婚登记年龄。

2017年我市结婚、初婚、再婚平均年龄(岁)

2011—2017年结婚登记婚姻状况分类统计分析

离婚登记数量总体呈上升趋势,离婚年龄趋于“中龄化”

而另一组数据则颇让人唏嘘。近年来,全市离婚登记数量总体呈上升趋势。2011至2017年,离婚登记数量分别4921对、5763对、6232对、6726对、6600对、7571对、7632对。2017年离婚登记数量同比增长1.61%,与2011年相比,增加55.1%。

2011至2017年离婚登记数量变化

而从离婚年龄分布看,近年来滨州人的离婚年龄呈上升趋势。以2011和2017年为例:在2011年的4921对离婚登记者中,20-24周岁为1193人,占离婚总数的12.1 %;25-29周岁2527人,占离婚总数的25.7%;30-34周岁2379人,占离婚总数的24.2 %;35-39周岁1846人,占离婚总数的18.8 %;40-49周岁1548人,占离婚总数的15.8%。

而几年之后的2017年,这一组数据变为:7632对离婚登记者中,20-24周岁为301人,只占离婚总数的2 %,大幅下降;25-29周岁3652人,占离婚总数的23.9%,略有下滑;30-34周岁4276人,占离婚总数的28 %,有所上升;35-39周岁2775人,占离婚总数的18.2 %,基本相同;40-49周岁3234人,占离婚总数的21.1%,增长较多。

2011—2017离婚登记平均年龄统计

分析原因,低年龄段离婚数逐年下降,30岁—34岁年龄段逐渐成为离婚群体的大头,这些均与年轻群体选择晚婚密不可分。而结婚3—8年,成为诸多夫妻出现矛盾分歧终至分道扬镳的集中时段。

“婚姻的幸福与哪一天登记没什么联系,没有必要扎堆登记。婚姻最重要的还是用心经营,在婚姻中遇到问题和困惑的夫妻可以积极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通过婚姻家庭咨询等方面的辅导帮助双方走出困境。今年,婚姻登记处也将积极开展婚姻家庭辅导服务,为有需要的婚姻当事人提供婚前辅导、婚姻关系辅导、家庭关系辅导、离婚调试辅导等服务。”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工作人员介绍说。

2011—2017年市民离婚登记分年龄段统计

[编辑:张焕焕]

暂无评论 抢个沙发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