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梦之路》第一集导演袁敬宇:行程30000公里采访的“苦行僧”与拍摄108000秒钟素材的“卖油翁”

闪电热点

微信图片_20181218093218.jpg

我的拍摄素材拷贝硬盘丢失,立刻反复找寻,把办公桌翻腾了个底朝天,也不能觅其芳踪。我满头大汗,口干舌燥,顿感万念俱灰,开始怀疑人生,于是惊声尖叫,把半个机舱的乘客震惊,朦胧中才发觉自己正乘坐在,远离地面30000英尺高空行驶的飞机上。

这是2018年8月2日,我从广州飞往阿姆斯特丹采访的航班途中发生的真实一幕。面对着机舱窗外,白云朵朵,碧海晴天,一颗颗不争气的泪珠,不知不觉从眼底滚落。

回想自己近一年的工作历程,感慨良多。我自担任政论片《筑梦之路》第一集导演工作之始,就倍感责任和压力。我是1980年生人,是伴随中国改革开放一路成长的年轻人,当得知自己能够参与到,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政论专题片的导演创作工作时,就深知任重道远,责无旁贷。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样一个历史节点,拍摄一部政论片,对改革开放40年来,山东的改革历程进行专题性回顾,向改革开放致敬,这是山东广播电视台作为省级主流媒体的责任担当。为改革开放“撰写”影像史,为新时代放歌,更是我们义不容辞的光荣使命。

2.jpg

3.jpg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当我作为分集导演,面对这样一个恢宏的时代主题,进行构思创作时,才深深感知到自己的才疏学浅和创作艰难。改革开放40年来,山东凭着一次次解放思想,秉持敢为人先的精神,突破了一道道难关险阻;靠着艰苦奋斗、勇于变革、勇于创新,书写着一部部壮丽史诗。面对这样一幅幅恢弘的历史画卷,如何破题,如何进行分集创作,确实是令我作为主创者感到最为焦灼的难题。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总遵循,进行梳理和回顾,是我们导演创作团队迈出的第一步,这一步就是:补课。迅速补学能够收集和掌握的与山东改革开放40年有关的书籍、史实、资料、影像以及新闻素材。总导演张培宇对我们导演团队提出了“读书要有三尺厚”的基本要求。如今,回头想想,我们这个年轻导演团队的每一名成员,早已“出色”完成了任务:每一个人都已经阅读、掌握并梳理了大大超过“三尺厚”的史实和资料。博闻约取,一点一滴的积累,一步一个脚印地踏实学习,才可以做到了胸中有丘壑,下笔书华章。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一次次资料收集,一次次调研求证,一次次专家研讨,一次次创作会议。这些个“一次次”为的是前期拍摄做充分地准备和积累,就好比一次次专业考试,逐步让我们导演们完成了羽翼的日渐华美,静候日后的开屏绽放。吕芃台长和王忠主任在项目进展的关键节点,对我们整体架构的规划和设计,对我们导演创作团队的认可和鼓励,增添了我们继续奋进的动力。

4.jpg

5.jpg

然而,知易行难。我真正开始采访拍摄,才深深体会了导演创作面对的一种什么样的困境和磨砺。如何用影像讲好改革开放的故事;如何同采访对象交朋友、深挖细节;如何同摄像团队共同进行踏实地影像创作;如何把控并克服拍摄中的技术难题,这些都是需要导演进行“决断”和“取舍”的职责。如何开启想象之门,唤起观众对历史的回忆,需要一种同感的影像志。每一位创作者的影像表达方式各不相同,但纪录个体在伟大时代真实丰富的感受,也许应当成为我们共同的努力目标和奋斗方向。

在一个个不眠不休的夜晚,当年恩师谢飞的教诲,时刻回荡耳畔:导演创作,如同双手捧清水奔跑。跑到终点,谁手中的水留存的多,即为赢家。很多创作者,跑到终点,手里的水已经沿途洒落,悔恨晚矣。

为了在“终点”,让手里捧的“水”能够存留的多一点,再多一点,除了对自己创作的每一个环节严格细致要求之外,别无选择。回到此文的开篇,我当时正处于创作的焦灼期,在飞行高空醒来,涂鸦打油诗一首抒怀:

流年半度梦华裳,单骑孤尘赴重洋。

笔墨酣畅涂两行,月落星稀空惆怅。

拾卷丹青临画舫,侧卧沙场迎虎将。

一饮一啄皆文章,谁主浮沉莫彷徨。

成长总是在无限接近绝望的锤炼中产生的,大概这才是人生的奇迹。从接到工作任务到各地调研,开机拍摄,再到进入后期剪辑,我的行程跨市、跨省、跨国、跨洲:济南、菏泽、潍坊、临沂、杭州、北京、广州、荷兰……这一串地名汇聚起来,累计采访拍摄行程超过30000公里,真正完成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无数人的创作实践。

完成《筑梦之路》的第一集导演创作任务,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次内心的修炼、灵魂的洗礼、命运的馈赠、人生的朝圣。也许,对于一名初出茅庐的创作者来言,“苦行僧”一般对自己的苛责和坚忍,才是成长道路上不可或缺的进步之源。

沉思往事立斜阳,当时只道是寻常。导演创作是技术与艺术的完美结合,导演需要面对“技术”与“艺术”的双重标准考量。总导演张培宇对我们分集导演,进行了宏观与微观的多维度创作指导,对创作过程的每一个节点,每一个细节,更是严格要求:创作选题的反复修定,脚本文稿的字句推敲,拍摄素材的认真把关,后期制作的细节掌控,精益求精,匠气十足。严苛细致的要求体现在创作过程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康肃问曰:“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无他, 但手熟尔。”这是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卖油翁》中的寓言故事:通过卖油翁从钱孔滴油技能的描写,讲述了熟能生巧的道理。导演创作更是一个需要业务不停精进,专业素养不断修缮的磨砺过程。“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是我们这个学习探索、砥砺前行创作团队的真实写照。

历时6个多月艰苦的前期拍摄,我完成的影像摄制素材超过108000秒。我希望,自己能一步步努力,从而成为一名熟能生巧、严谨审慎的电视业务“卖油翁”。

行程30000公里采访的“苦行僧”,与拍摄108000秒钟素材的“卖油翁”,希望可以成为我此次担任导演工作中的两个符号和标签,这是艰苦创作过程中的两个不同侧面和速写。这次宝贵的工作经历难以忘怀,已经深深镌刻在我的成长岁月里,仿佛命运的年轮已经融于基因与血脉。

夫唯道,善始且善成。


编辑:杨本敬、董晓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