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公共停车场因疫情临时关闭 停车管理部门:无特殊原因必须开放

北京日报

实习记者 杨天悦

疫情期间更多市民选择私家车作为日常出行方式,但时常遭遇停车场临时关闭的情况。记者近日走访市内30多家公共停车场发现,为了严格防控、避免外来人流聚集,部分停车场擅自以疫情防控为由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只限本单位人员入内。对此,停车管理相关部门回应,疫情期间备案停车场若无特殊情况都应该正常对外开放,同时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兜圈半天停不了车

“以前每次来簋街吃饭都把车停在北新桥路口的停车场,上周末再来时发现不让进了。”西城市民李女士就遇到了停车麻烦,熟悉的停车场不再对外开放。“地图显示周边道路上还有不少停车场,有的不开放,有的停满了。从北新桥路口一直开到鼓楼大街又折返回来,走走停停近半个小时,竟没找到能停车的地方。”

记者注意到,位于簋街与东直门北小街路口处的这家停车场原本属于中城建公司,在满足内部工作人员停车需求的基础上,一直对外部车辆开放停车服务。但自6月中旬以来便在门口值班室的窗外贴出禁止外来车辆进入的公告。“因为疫情,前段时间刚接到通知不让外来车辆进入了。”门口工作人员说。

因为疫情而临时关闭的公共停车场还有不少。西单地区通港大厦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也不再放行外来车辆。“为了加强防控,避免出现外来人员交叉聚集,目前只有本写字楼员工持出入证才能进入。”停车场入口处的工作人员说。附近的西单饭店停车场同样不再允许外来车辆入内,还在门口贴出“疫情期间禁止闲散外来人员、外卖人员、快递人员入内”字样的告示。

部分市属公园的停车场同样因为限制入园客流的需要而减少了停车位。记者在紫竹院公园东门停车场注意到,公园门口原本能容纳十几辆车的两片场地已经用警戒线围了起来。“2月疫情发生以来一直是这样,前阵子降到三级响应之后放开了,新发地疫情出现之后又接到上级通知重新把这里围起来。”现场工作人员说。

胡同停车乱象再现

部分公共停车场的关闭也造成了周边路段停车位资源紧张,违停现象开始增加。以簋街为例,尽管疫情反复以来餐馆又进入生意淡季,但附近几条小胡同里又开始出现违停现象。

昨天傍晚记者开车来到簋街一家餐馆门前的道路上简单询问后,直接被现场工作人员引导将车停进旁边一条小胡同。“虽然这不是正规停车位,也没人查,您放心停。”这名工作人员说。

公共停车场是否可以因疫情原因而停止对公众开放?记者拨打12328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电话询问了解到,各停车场都由所在区的相关部门负责管理,目前尚无全市范围内通行的公共停车场疫情期间管理规定。

记者随后拨打其中几家停车场立牌上标明的主管部门电话。东城区停车管理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共停车场“不应该因为疫情就临时关闭”。不过,据这名工作人员介绍,疫情期间也有不少单位或社区的内部停车场根据防控需要,采取部分开放的管理方式。“比如有的停车场原本能容纳100辆车,现在为了避免人流量过于密集就只开放20个车位。”

西城区停车管理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同样表示,若无特殊情况备案停车场疫情期间也应该正常对外开放。在接到记者的询问电话后,上述工作人员立刻来到现场与通港大厦停车场进行沟通,要求对方在符合防疫要求的前提下尽快开放。但昨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这家停车场发现,该停车场仍然不让外来车辆进入。

入场防控松紧不一

疫情期间,公共停车场防控举措落实如何?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大部分停车场都会在入口处放置障碍物,驾驶员及车内同行人员要测温、出示健康码后才可入内。但也有少数停车场疏于管理。置地星座停车场与暂时关闭的通港大厦停车场仅两条街之隔,这家停车场却可以随意进入。尽管入口处贴有“严密防控”、“体温测量”字样的标识和健康宝小程序二维码,门前却没有工作人员把守,车辆可以直接进入。

随着近日北京疫情好转,很多写字楼停车场的防控也有所放松,现场虽有工作人员看管,却只引导停车而不进行测温扫码,一些自动抬杆停车场的入口处甚至无人值守。

身边的公共停车场有的干脆不开,有的放开不管,这让不少市民摸不着头脑。“希望疫情期间停车场管理能更规范更科学。”李女士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