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除夕夜:那站 那人 那狗

中国新闻网

(新闻见闻)春运除夕夜:那站那人那狗

中新网鹰潭2月15日电 题:(新闻见闻)春运除夕夜:那站那人那狗

作者林非谢伟锋

2月15日进入2018年春运第15天,正值中国农历除夕,大清早,鹰潭机务段茶陵折返点的铁路人唐红胜开始准备自己一个人的年夜饭。

1973年1月,醴茶铁路全线通车,为方便附近站场的机车(俗称“火车头”)整修和高效利用,修建了茶陵折返点。

唐红胜的任务就是担负折返点值班、扳道、派班等工作,这一干就是16年。在运输繁忙的折返点,这是三人以上完成的工作,但在茶陵折返点,这些工作由他一个人完成。

若在平常,唐红胜会把一个人的饮食起居尽量从简。不过,此刻正是过年,唐红胜也打算给自己打打牙祭。

他把从家里带过来的梅干菜烧肉从饭缸里捞了几块出来,再佐以酒糟鱼、豆腐干等当地特色菜,倒在一碗,最后再把这些“硬菜”统统放在已经烧好饭的电饭煲里面。

唐红胜说只要闷个五分钟,就是一碗色香味俱全的“煲仔饭”了。

闻到饭香味,门外的两条黄狗兴奋起来,尾巴摇晃得厉害,不时跳跃起来。过年期间,这两个唐红胜的“老伙计”可加餐了不少。

三年前,四名小偷“夜袭”折返点,为了安全,他养了它们。白天,唐红胜工作,两个伙伴摇尾跟随;晚上,唐红胜睡觉,两个伙伴屋外守护。他是它们的伴,它们也是他的伴。

人是群居类动物,如果一个人独处时间长了,对于精神状态的保持,也是不利的。对于这个道理,唐红胜感同身受。

“折返点工作最大的挑战便是寂寞”。唐红胜在铁路工作了27年,过去从事机车乘务员时虽然也很辛苦,但身边总有同事聊聊天。

如今在折返点工作,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等待唯一一趟机车进出库。运气好时还能和乘务员聊上几句,了解一点外面的信息。自从有了两条狗陪伴之后,唐红胜感觉心里踏实了很多。

上个世纪70年代,铁路线上“唱主角”的还是蒸汽机车和内燃机车,那时折返点可热闹了,有职工20多人,7根停留机车的股道,每天有10多台机车进出库。

进入新世纪,没有电气化改造的茶陵折返点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6根股道也光荣“退伍”,只剩一根股道还在“坚守”。

现在,唐红胜也经常用几十年前曾经的一个经典电视剧剧名来比喻自己的现状——“那站,那人,那狗”。

两条狗伴随唐红胜的时间长了,身上多少都有了主人的习性——看到穿黄色铁路防护服的工友,老远就撒开蹄子,跑去相应,然后似卫星绕地球般地把对方“护卫”到唐红胜身边;如果看到有从未谋面的陌生人,那基本上就是犬吠不止,好几次要唐红胜制止,才消停。

唐红胜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警惕性高,也是好事,对于我这个岗位来说,聊胜于无!”

“今年是狗年,这两个家伙可是‘主角’了!”唐红胜开玩笑说道。远方,年味正浓,正是一群人的欢乐;房内,一个人的坚守,还在继续。(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