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于泺口黄河大坝上鲜有人知 5通德政碑:罕见的治黄文物

济南日报

在泺口黄河大坝上一个少有人去的地方,立着5通古代碑刻,碑文内容都和治黄有关。这是黄河全境非常罕见的治黄文物。

5通石碑由北向南,面向黄河排成一列,前4通石碑碑文都是四个大字,分别为:“绩著平成”、“三省感恩”、“己饥己溺”、“廉明勤果”。最后一通石碑碑文为“寿张、濮阳、郓城、范县、阳谷、东平、汶上、东阿”八县绅民记录林修竹领导堵复李升屯、黄花寺黄河段事迹的德政碑颂。每通石碑的高度都在2米以上,宽约1米。

据介绍,这些石碑立于1922年至1927年间,“三省感恩”是旌表首任山东黄河河务局局长劳之常的,其余都是旌表1925年出任山东黄河河务局局长兼山东运河工程局总办林修竹的治黄德政碑刻。

劳之常生于1873年,是滨州阳信人,于1917年3月被当时的山东省省长张怀芝任命为三游河务总局总办,也就是山东黄河河务局首任局长。自1917年3月到1922年6月,劳之常履职山东河务共6个年头。据文献记载,劳之常在任期间亲自查勘山东三游河工,向北洋政府汇报山东堤埝“埝身卑薄,埽坝朽坏,溃决堪虞”,提出整顿办法十二条。其中,加强河道测绘,两岸多植树护堤,改工程短期维护为长期维护,废除秸埽坝多建石坝,雇佣河工工时改短差为长差等在今天看来都是黄河治理良策,只是在当时军阀混战、民生凋敝,北洋政府不可能实现黄河长治久安。劳之常还著有《治黄管见》一书,提出了“裁弯取直,束水攻沙”的治河主张。1920年初,他亲自督修滨州黄河北岸白龙湾险工。1921年7月,与时任山东省省长田中玉堵复黄河利津宫家坝等处决口,并上下奔走筹集赈灾,安抚鲁北地区流离失所灾民,还结合黄河堤防“创修德临东武汽车道路,以利交通,请部给与专车运粮,以济灾民”。因在任期间颇有建树,后升任北洋交通部代部长。

后面4通石碑所颂的林修竹(1884-1948),字茂泉,山东掖县人,1925年3月至1927年5月任山东黄河河务局局长。在任期间,林修竹实地履勘了山东黄河上、中、下三游,重视防汛基础工作。据资料记载,林修竹上任之初就颁布训令“督饬沿河各县沿堤种树”,颁布民埝及官堤种树办法共八条,“沿河各县及河工各营均厉行河岸种树,认真保护,年计种柳树20余万棵”。黄河大堤种柳树,汛期抢险做埽工时可就地取材,是最佳抢险秸料,还可绿化大堤,风沙固土,一举多得。林修竹还未雨绸缪,在泺口设临时石料局,石料奇缺的惠民一处险工抢险万分紧急,就是从泺口及时送去一船石料,才使其化险为夷。

据传,当时林修竹自利津赶赴李升屯抢险,在东平湖乘船遭遇激流,险些送命。1925年8月,山东李升屯、黄花寺两处同时决口,时值战乱,林修竹多方奔走,在筹措资金无果情形下,最后经省政府批准,“反求诸己为自保之计”,将寿张、濮阳、郓城、范县、阳谷、东平、汶上、东阿八县本年税赋60万元用做堵口经费。

1926年2月,林修竹亲任堵口工程总办,以舍我其谁的胆识下令“李、黄”工程同时开工,率八县绅民昼夜不停施工。他不支领任何薪水,连续数日昼夜在大堤现场指挥,力排万难,协调调度八县民工、物料和技佐工匠“百折无挠,宵昼不离,寐餐几辍”,“两月之间李黄皆合”,终于在春汛前竣工。开工前测算的两处堵口经费最少需要大洋500万,加上当时当地战乱匪患频发,政府掣肘,身边缺少办事干将和管理人才,能够在这么短时间一举堵复两处决口,堪称奇迹。当时,当地八县百姓感念其不惜舍身救民于水火的大义,敬佩其身体力行、务实高效的河官作风,于1926年左右在李升屯、黄花寺、泺口等地为林修竹立碑10余通。

记者采访中获悉,5通石碑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打造黄河公园和风景区时,从附近沿黄村庄中征集到的。据修防处治黄老工作人员所讲,修防处后面的石碑当时远不止十几通,算上“民国”之前的应该有二三十通。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部分石碑流失。当时济南沿黄大搞引黄灌溉,将石碑当作石材用以兴修水利。就是在这一时期,很多石碑被当地群众用作修造排水干渠上的简易桥或修造排水涵洞,大多数泺口治黄德政碑应该就散落在泺口大坝和周边不远的某些地方,但已经难以找到,令人惋惜。

泺口大坝上这5通石碑保存完整,正面碑文清晰,背面的一些小字因为时间久远,风雨日晒,很多已漫漶不清。但是,这些石碑是治黄历史上非常罕见的实体文物,同时还具有文献作用,文物、文献价值并存,值得更加深入研究。业内人士介绍,这5通石碑不只是关于济南泺口治黄的珍贵文物,就是在黄河全境也是属于非常珍贵、罕见的治黄历史文物,可以称作是“济南黄河之宝”。(济南日报 记者:赵晓林 通讯员:郝国柱)

相关推荐